关注公众号
   赢红包

巴菲特等三巨头要联手“杀入”这个行业 美联储紧缩进程或被殃及

来源:金十数据作者:Angel
昨日美股大跌急剧扭转了市场风险偏好。除美债收益率攀升令股市承压之外,还有一则消息加剧了美股跌势:贝索斯、巴菲特与戴蒙三大巨头准备联手攻入一重要领域。而这可能会阻碍美联储的紧缩路径。

昨日美股收盘大跌,连续第二个交易日走低,急剧扭转了市场的风险偏好。除了美国国债收益率攀升令股市承压之外,还有一则消息引发了医疗保健股大跌、加剧了美股跌势。据外媒报道,贝索斯、巴菲特与戴蒙要联手攻入美国医疗行业。而分析师称,此举在长期内可能令美联储更难达到2%的核心通胀目标。

美国零售巨头亚马逊、第三大上市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与知名投行摩根大通周二发布联合声明,计划成立一家具有保护伞性质的独立医保公司,旨在为各自的雇员及家属提供价格合理、透明的高品质医疗保健服务。这三家公司在美国总共拥有超过50万名员工。

此举旨在挑战全球最昂贵的医疗保健体系,其不断上升的成本已经损害了企业利润。根据美国非营利机构凯撒家族基金会(George Kaiser Family Foundation)的统计,过去60年里,美国医疗保健成本大幅上升,1960年美国医疗保健总支出为272亿美元,2016年已飙升至3.3万亿美元,人均为10348美元。

昨日,与美国医疗保健股全线下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以市场为基础的通胀补偿指标几乎没有反应。但Intellectus Partners首席经济学家兼信用投资组合负责人埃蒙斯(Ben Emons)称,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因为该通胀补偿指标是以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为基础,而医疗板块在CPI中的权重低于在PCE中的比例。

彭博指出,医疗领域占核心PCE通胀指数的22%。在过去约十年的时间内,医疗领域的物价回升就已经滞后。尽管这三大巨头在周二的联合声明中没有提供更详细的信息,但他们的目标无疑是要颠覆整个医疗行业。虽然此举不会立竿见影,毕竟要从头开始建立一个新的医疗保健体系需要较长时间,但从长远来看,其影响可能会非常深远。埃蒙斯表示:

“它可能会对核心PCE、乃至更广泛的消费者价格指数产生重大影响。”

此前,美联储主席耶伦一直强调,PCE未能回归至2012年中期2%的水平是暂时性因素所致,譬如薪资增速放缓、手机服务成本下降。美联储看重的这个通胀指标曾在去年8月份跌破1.3%,不过在年底反弹至1.5%。

法国兴业银行驻美国首席经济学家加拉格(Stephen Gallagher)表示,就目前而言,贝索斯三人的举动不会阻碍美联储近期的货币政策紧缩进程。但是,从长远来看,新建立的独立医保公司或将切实有效地降低医疗成本,从而抑制物价回升。加拉格尔说:

“他们正在把技术带入一个对市场定价和供求关系有所免疫的领域。更多的市场定价、更多的信息往往会令价格走低。现在只是一个时间迟早的问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