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赢红包

建仓时先亏一笔去测试市场:华尔街老手的操作手法背后有深意

我一直坚持自己的系统,由此一次大行情也没错过。

本文摘自《股票大作手回忆录》。


职业交易商根据自己的经验总会有一些这样那样的系统,这些系统建立在他们对投机的态度上。我记得我在棕榈海滩遇到过一位老绅士,我一下想不起他的名字了。我知道他在内战期间回来,在华尔街有些年头了。有人告诉我他非常聪明,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总是说世上没什么新鲜的东西,至少股市上没有。

老绅士问了我许多问题,当我说完我通常的操作情况,他点点头说:“是的,是的!你做得很对,你创造的这种方法、你的思维方式使你的系统有利于你。我想到了帕特,听说过吧?他在我们那儿有个户头,是个机灵的小伙子,靠股票赚钱,因而总有人向他讨教。他可从不说什么,要是他们直接求教,他会说出他最喜欢的箴言:‘你不赌就永远不知道。’他做交易会先买一百股某种正受欢迎的股票;如果上涨了百分之一,他就再买一百股,再涨再买。他常说他参与这种游戏不是给别人挣钱,因而他总在最后一笔买单以下1点处放着止损单。价格要是涨上去他就再买,有百分之一的回调他就平仓了。他说他觉得亏一点以上就傻透了,无论这亏损是出自他原来的保证金还是他的浮动利润。”

“你知道,职业赌家对长线不感兴趣,只想要稳妥地赚钱,当然长线做对了还是不错的。帕特在股市上从不听信小道消息,也从不企图在一周就弄个二十点。他只想让自己过得好点。我在华尔街遇到过的成千上万的外行中,只有帕特一个人把投机看成是和轮盘赌一样的概率游戏。但他却有很好的下注方法。

“帕特死后,我们一个过去常和帕特一起做交易的顾客,学他的方法在兰卡万拿赚了十多万,然后转去做其它股票。当时,他赚了很多钱,便觉得用不着再用帕特的方法了。价位回调的时候,他没有砍掉亏损,反而听之任之。最后,钱当然全亏光了,他还欠了我们几千美元。

“他四处闲荡了两三年,钱赔光后他还兴奋了很久。我记得他常公开承认他不按帕特的方式交易简直是太傻了。有一天他激动地跑来找我,求我让他抛些股票。他过去是个好客户,所以我告诉他我个人愿意给他作保一百股。

“他抛了一百股雷克·索尔,那是1875 年,比尔·特瑞威尔斯正在抨击股市,我的朋友罗伯特最佳点位开始抛出,在下跌的过程中,他就一直抛出,就像他以前遵守帕特的系统时常做的那样,非常成功。

“他以金字塔式加码,成功地抛了四天,他的户头有了一万五千美元的利润。我发现他没放止损单,我就提醒他,他说暴跌还没完全开始呢,他可不想被一点的反弹就挤出去。那是八月份,到九月中旬,他向我借点钱为孩子买一辆童车。他没有坚持已经被他自己证实的系统,这就是大多数人的问题所在。”说完老先生向我摇了摇头。

老先生是对的。我有时觉得投机是种神奇的职业,因为我发现一般投机商都趋于违背自己的本性。所有人都有一种弱点,这弱点对于投机成功非常致命,而正是这种些弱点才使得一个投机商受同行欢迎。

我一直坚持自己的系统,由此一次大行情也没错过。在建仓的过程中,总会先亏掉五六万美元去测试市场。这看起来像是个过于奢侈的测试,但其实并非如此。当真正的行情开始,这点亏损立即就赚回来了,只有抓住机会正确行动才赚得着钱。

投机商最主要的敌人往往产生自内心,它与人性的希望与恐惧不可分割。在交易中,当市场对你不利时,你每天都希望这是最后一天,但你失去的总比你估计的多。当市场按你的方向走,你就怕了,也许第二天你的利润就没了,你就撤了,太快了。恐惧使你不敢去赚你本该赚的钱。一个成功的交易商必须同这两种根深蒂固的本能作斗争,他必须推翻被称为本能的冲动。别人充满希望的地方他该害怕,而别人怕的地方他该充满希望。他必须害怕他的亏损发展到最后会无法承受,他必须希望他的利润最后能翻倍增长。像平常人那样在股票上赌博是致命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