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赢红包

总是看对行情做错单?这位华尔街投机之王也有类似的深刻领悟

投资者最深刻的领悟也许就是“看对行情做错单”,市场总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幺蛾子,我们要学会接受种种意外状况,并相信自己的判断。

本文节选自《股票大作手操盘术》,作者杰西·利弗莫尔是上世纪20年代华尔街的传奇,有“华尔街巨熊”和“华尔街投机之王”的美誉。他曾在1929年股市大崩盘中通过做空巨额获利1亿美元,被称为“卖空整个美国的人”,本书既讲解了他的实用理论,又介绍了具体做法,具有完全不同于理论书籍的独特价值。


投资者需要相信自己的判断

一个人从自己的错误中吸取教训需要很长时间。人们说事物都有两个方面。但对股市而言,只有一方面,既非牛市的一面也非熊市的一面,而是正确的方面。在我熟悉了大部分的股票投机技巧后,这条普遍原则才深深印入我的脑海。

我曾经听到一些人吹嘘,他们在股市进行模拟操作,并以虚拟的巨额收益来证明其水平高超。有时候,这类幽灵般的赌徒会赚大钱,但只成为这样的投机客非常容易。对我而言,我必须用实盘交易中赚的钱来证明自己的水平。我的失败经历教会自己:直到确信不会后退,才能前进;如果不能前进,就得按兵不动。不过,我并不是指在交易出错时不采取限制损失的措施。

人们要是想靠投机这个游戏来维持生计,就必须相信自己的判断。也正因为相信自己的判断,我们才能够不相信外界传来的种种所谓“内幕消息”。根据别人的指导来交易,效果往往不如自己的判断,没有人能靠别人的指导来赚大钱。

空中交易号子的经历让我的行情分析能力得到提高,对记忆力的训练犹为可贵,这让我对交易更加得心应手。作为一个交易商,我把自己早期的成功归于较强的行情分析能力和记忆力,而不是灵活的头脑,或广泛的知识储备,因为当时我的思维未受训练,并且相当无知。游戏本身教会了我如何存活下去,它的教导方法总是无情而有效,让我吃一堑,长一智。

只有一件事能说明我错了,那就是“赔钱”。而我唯一正确的时候就是“赚钱”,投机的本质就是这样。

看对行情,却做错了单

1901年美国跨入了经济大增长时代,国家经济空前繁荣。人们迎来了势不可挡的工业兼并和资本融合浪潮,并疯狂地涌入股市。不久后,我听到一些关于股市要暴跌的传言。那些老手们说,除了他们以外,人们都疯了。但事实是,除了他们,人人都在赚钱。我没有听从他们的建议,而是坚持自己的看法。我也晓得,涨势总是有尽头的,投资者什么都买的那股疯狂劲终究也会停止下来,我有了应付熊市的心理准备。

1901年5月8日闭市后,全世界都知道两个金融寡头正在进行较量。在美国,从来没有规模如此庞大的资本集团发生过这样的斗争。哈里曼对摩根,它们真是旗鼓相当。5 月9 日早晨,我手头上有近5万美元现金,没持有任何股票,我提到过,我对熊市已有所准备,现在机会终于来了。我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先是暴跌,然后股票价格变得十分低廉,但很快又会反弹,接着便是低价吃进的股民赚大钱。

每件事都如我所料,我的预测绝对正确,但却赔了个精光!我被一些意外状况打垮了。后来我领悟到,如果我们都没有遇到种种出人意料的状况,那么人与人就没有区别了,生活也就失去了乐趣。炒股游戏则变成枯躁的加加减减,它会让我们变成思维僵化的簿记员。正是猜测拓展了人们大脑思维能力,干脆把你要做的事当作猜谜吧。

股市如我期望的一样,又火爆起来,成交量巨大,股价发生剧烈波动。我递交了一大堆卖单,我的经纪人忙碌地操作着。他们和其他经纪人一样能干、尽职,可当他们执行我的卖单时,股市已经跌了20多点。因为成交量巨大,纸带记录和相关报告传来的信息滞后于股市的即时运行。

等我发觉自己按纸带记录提出的卖价,譬如100美元,被他们以80美元出手时,实际卖价已经比头天晚上的收盘价跌了30或40点,就好像我花了钱让股票降到我想吃进的低价,但股市不会总没完没了地跌下去,因此我立即决定不当空头,转做多头。

我的经纪人以证券交易所接到买单时的价格吃进股票,而不是以能令我获得转机的股价买入,没人受得了一天之内损失35点。由于纸带机传来的信息难以及时反映股市实时变化,我被击败了。我已经习惯于根据纸带信息做判断,但这一次,我的好帮手——纸带机愚弄了我,打印出来的价格与实际价格的差异搞砸了我。

事实上,纸带机此前就曾导致我遭遇失败,同一种东西再次打击了我。现在看来很明显,不理会经纪人如何成交,光靠阅读纸带记录是不够的。我惊讶于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认清这一点,没有找到解决方法。我因此做得愈加糟糕,但我继续交易,买进卖出,不考虑经纪人的操作。

你瞧,我从不用限价单交易。我必须在股市里把握机会,我要打败的是股市,而不是某个价位。如果我认为该抛出,我就抛出;如果觉得股市会上涨,我就吃进。最终,对普遍投机原则的笃信拯救了我。

如果不是栽跟头,我甚至可能领悟不到真正的投机原则,只能根据浅陋的经验继续冒险下去。为了尽量减少纸带机滞后于股市的不利影响,我每次都试图限制买卖价格,结果却发现行情变化总是更快,我不得不放弃这种念头。我简直难以说清自己有了这样的转变,花了许多年时间,我终于认识到:不能醉心于对眼前股市下注押宝,而是应抓住较大的波幅。